钢格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格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明思宗朱由检变态史-【xinwe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0:25:24 阅读: 来源:钢格板厂家

明思宗朱由检 思宗可能是明代皇帝中性格最为复杂的一个。正如一位学者所言,在思宗身上,机智和愚蠢,胆略与刚愎,高招与昏招,兼而有之。当然,复杂性格的背后,是复杂的政治形势。农民思宗御押起义、后金军队的入侵、灾荒、大臣之间的党同伐异,都是让思宗头痛的难题。处理这样的难题,成功或者失误都属于正常。 在史学界,有一种所谓"17世纪危机"的理论,即认为17世纪中叶全球气候变冷,导致处于温带的中国北方庄稼生长和收获期明显缩短,并进而引发饥荒和瘟疫,以及长江中下游稻米高产区因过度追求货币的增值而导致粮食匮乏,动摇了明王朝的社会与经济基础结构。清兵的入关与清朝的建立,才引导着中国从危机中走了出来。 这样的理论,似乎也可以为思宗这个亡国之君开脱了。孟森说:"思宗而在万历以前,非亡国之君;在天启之后,则必亡而已矣!"思宗死的时候,也是这样自解的。此后,历史新知网学家对于思宗普遍抱有同情,以为崇祯帝的一生实是"不是亡国之君的亡国悲剧"。然而,人才何代无之?要在知人善任罢了。然而崇祯一朝"有君而无臣"。思宗既想有心为治,却不识用人之道,以致酿成亡国悲剧,未必无过。而且,孟森也说思宗"苛察自用,无知人之明"、"不知恤民"。因此,一方面,一个勤政、自律、立志有为的皇帝无奈成为亡国之君,固然使人同情;然而,另一方面,思宗用人之拙、疑心之重、驭下之严,却正是加速了明王朝覆亡的催化剂。 自信:除魏忠贤"神明自运"四字,是明末清初松江(今上海市)名士夏允彝对思宗除去太监魏忠贤一事的评价。稍后的历史新知网学家如谈迁等人,对于思宗在除魏忠贤一事上所表现出来的稳重、魄力,都叹赏不已。的确,在天启末年和崇祯初年,思宗的政治才能曾昙花一现般绚丽夺目。他在接替自己的长兄朱由校的皇位之后,很快进入角色,并顺利排除一切影响他皇位和执政的因素。在明代历史新知网中,思宗干得最漂亮的一件事,无疑是在不动声色中除去了权倾朝野的魏忠贤。 天启七年(1627)八月二十四日,天启皇帝死后的第三天,朱由检正式即皇帝位,定次思宗手书"九思"年改元崇祯。当时,魏忠贤以司礼监秉笔太监提督东厂。魏忠贤的亲信田尔耕为锦衣卫提督;崔呈秀为兵部尚书。朝廷内外自内阁、六部乃至四方总督、巡抚,遍布魏忠贤的死党。魏忠贤不敢公然加害思宗,只是因为明代皇权的权威而不敢轻举妄动,但是,暗中的毒害还是有可能的。所以,思宗在八月二十三日入宫当天,一夜未眠,取来巡视宦官身上的佩剑以防身,又牢记皇嫂张皇后的告诫,不吃宫中的食物,只吃袖中私藏的麦饼。整个宫中,都处在一种非常恐怖和压抑的气氛当中。登基之后的思宗,深知要除去魏忠贤,必须要首先稳固自己的地位并保证自己的安全。他一面像他的哥哥朱由校一样,优待魏忠贤和客氏,一面将信王府中的侍奉宦官和宫女逐渐带到了宫中,以保证自己的安全。 魏忠贤对于思宗,则始终无法揣透其心意。他不知道新上任的皇帝,到底将如何对待他。他的策略,就是送一些美女给思宗。思宗在明代皇帝中有一个特点,就是不怎么好色。在当时战战兢兢的心态下,思宗自然对美色更无兴趣了。 据说,思宗怕引起魏忠贤的担心,将魏忠贤送来的4名绝色女子全部留了下来,但却仔细地将4名女子都搜了身。结果,4名女子的裙带顶端都系着一颗细小的药丸,宫中称为"迷魂香",实际上是一种能自然挥发的春药。思宗命4人将药丸毁去。魏忠贤千方百计地想导引思宗做一个荒淫的皇帝,一计不成,另生一计,就派一个小太监坐在宫中的复壁内,手中持"迷魂香",使室中自然氤氲着一种奇异的幽香,以达到催情的效果。这一招,同样被思宗识破,并大发感叹说:"皇考、皇兄皆为此误矣!" 既然美色无法打动思宗,魏忠贤于是干脆采用更赤裸的试探方式。这时,一思宗手迹些无耻的臣工们仍然不停地上疏为魏忠贤大唱颂歌,思宗读这些奏疏的时候,总是"且阅且笑"。魏忠贤于是在九月二十五日向皇帝上了一道《久抱建祠之愧疏》,向皇帝请求停止为他建造生祠的活动。思宗的批复是不温不火:"以后各处生祠,其欲举未行者,概行停止。"这样一次顺水推舟之举,便抑止了朝野上下对于魏忠贤的进一步崇拜,而又不致引起魏忠贤的恼怒。相反,思宗还不断地嘉奖魏忠贤、王体乾、崔呈秀等人。自然,思宗心中明白,这一切早晚都会收回来的。他在静静地等候时机,却又暗暗地削弱魏忠贤的影响力。 政治斗争是非常微妙的。也许,当时朝廷中的大臣们,都在寻思保全自己的良策,有投机的,有不动声色的,有戆(zhuàn)直冒死直谏的。因此,最后倒魏的时机竟然首先是由魏忠贤的党羽发动的。天启七年(1627)十月十三日,御史杨维垣上疏弹劾崔呈秀,却美化"厂臣"魏忠贤--"呈秀毫无益于厂臣,而且若为厂臣累。盖厂臣公而呈秀私,厂臣不爱钱而呈秀贪,厂臣尚知为国为民,而呈秀惟知恃权纳贿"。这摆明了是丢车保帅之策。思宗自然知道时任兵部尚书的崔呈秀在阉党中的分量。崔呈秀在魏忠贤门下号称"五虎"之一,是魏忠贤的得力干将。而且,由于是魏忠贤的亲信,崔呈秀的儿子崔铎虽然目不识丁却还能中进士。逐去崔呈秀等于断了魏忠贤一臂。在静候了7天后,思宗决定免除崔呈秀的兵部尚书一职,令他回乡守制。此一举动,等于是掀开了倒魏的大幕。 敏锐的官员们觉察到政治局势的动向,于是揭发和弹劾魏忠贤的奏疏开始接二连三地出现。十月二十二日,工部主事陆澄源弹劾魏忠贤;十月二十四日,兵部主事钱元■(què)弹劾魏忠贤;十月二十五日,刑部员外郎史躬盛弹劾魏忠贤。直到二十六日,思宗一直不动声色,任由着臣工们攻击魏忠贤的高潮一波胜过一波,中间还得面对魏忠贤的哭诉,依然无动于衷。十月二十六日,海盐县贡生钱嘉征上疏攻击魏忠贤十大罪状:一,并帝;二,蔑后;三,弄兵;四,无二祖列宗;五,克削藩封;六,无圣;七,滥爵;八,掩边攻;九,伤民财;十,亵名器。应当说,钱嘉征此疏并不是空洞的议论,十条罪名大都可以坐实。 于是,思宗立即开始行动,召魏忠贤,命令太监当着魏忠贤的面宣读了钱嘉征的奏疏。魏忠贤"震恐伤魄",立即去找了他的赌友--原信王府太监徐应元,讨教对策。徐应元劝魏忠贤辞去爵位,也许可以保富贵。次日,魏忠贤请求引疾辞爵,得到思宗的允许。十一月初一日,思宗斥责徐应元,并再次将魏忠贤贬往中都凤阳祖陵司香。然而,魏忠贤是过惯了有权有势生活的人,出京的时候竟然还带着卫兵1000人、40余辆大车浩浩荡荡地向南去了。一个戴罪的宦官竟然还敢如此跋扈,无疑进一步刺激了思宗敏感的神经。于是,思宗接着下了一道谕旨,命锦衣卫旗校将魏忠贤缉拿回京。十一月初六日,在阜城县(今河北阜城)南关的旅舍中,亲兵散尽的魏忠贤孤零零地呆在旅馆里,听着旁边房间里一位书生的《桂枝儿》小曲。只听得"势去时衰,零落如飘草……似这般荒凉也,真个不如死",魏忠贤在旅馆中绕房疾走,自缢而亡。从此,树倒猢狲散,清算魏忠贤余党的行动也很快就着手进行了。在思宗的一再严厉督责下,崇祯二年(1629)三月十九日,所谓阉党逆案终于定谳(yàn)。 思宗能除去魏忠贤,固然说明了明代皇权的至高无上地位,再有权势的宦官,其实只是能借助皇权为恶罢了,很难动皇权分毫。然而,思宗在除去魏忠贤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胆略,还是令人钦佩。紧接着钦定逆案,无疑更进一步肃清了魏忠贤的政治影响。这些,都体现了思宗的远见卓识。然而,思宗以一己之力除魏忠贤一事,显然让他对于自己的政治才能产生了过高的估计。他在此后十余年的统治中,事事独断,事事亲为,过度迷信自己的能力。这样,思宗的自信,慢慢地变成了自负,变成了刚愎自用。所以,一方面他成为明代最勤袁崇焕像政的皇帝之一,但另一方面,他的事事亲为却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。正如他自己所说,他虽然不是亡国之君,但事事乃亡国之象。然而,崇祯帝之亡国,未必与己无关,如杀袁崇焕一节,即是愚蠢的自毁长城之举。 多疑:杀袁崇焕思宗的多疑,在明代历史新知网中也是有名的。在他即位不久,就曾经有一个名叫陕嗣宗的御史上疏指出思宗的性格中有"五不自知",其中有一条即"日涉于猜疑而不自知"。在处理袁崇焕问题上,思宗从极度信任逐渐转为极度生疑。 class=’page’> 上一页 1

袁崇焕,字元素,号自如,祖籍广东东莞县,落籍于广西藤县。由于是南方人,思宗私下里称他为"蛮子"。明代两广并不是文化发达的地域,所以当地出身的官员倒确有另外一种气质。像出身于广东琼州府(今海南省)的海瑞,也曾经是一代名臣。袁崇焕的才能,体现在军事方面。即使在他被杀之前的一段时间,思宗仍是以为"守辽非蛮子不可"。可以说,他是明末最善于与后金军队作战的明军将领。他是一名文臣,万历四十七年(1619)的进士,却在天启六年(1626)就做上了肩负东北防务重任的辽东巡抚。这充分说明了他的军事才能。曾经向思宗推荐过袁崇焕的官员吕纯如,对袁崇焕就有"不怕死,不爱钱"的评价。"文官不爱钱,武官不怕死",就足以开出一个太平盛世来。明代的边将中,不贪财的极少。像万历年间著名的边将谭纶、戚继光,都非常善于敛财。明代的许多次兵变,多半是因为边将的贪财和克扣军饷造成的。因此,袁崇焕"不爱钱,不怕死"的性格,也就决定了他必然能够取得士兵们的拥戴。袁崇焕的军队在明末也就成为最能作战的军队。 从万历四十七年(1619)的萨尔浒之战后,在明军与后金军队的力量对比中,后金军队明显占据优势。幸好宁远一战,袁崇焕用新式武器红衣大炮胜了一次,暂时使辽东战局在天启六年出现转机。但是,袁崇焕很快被魏忠贤罢免。思宗即位,在处理完魏忠贤一事之后,便全力应付辽东战局。天启七年(1627)十一月重新召还了袁崇焕。次年元月,即任命袁崇焕督师蓟辽,兼督登莱天津军务,等于是将辽东的防务全部委托给了袁崇焕。然而仅仅3年过后,崇祯三年(1630)三月十六日的下午,袁崇焕便在京城的西市被凌迟处死,然后传首边关示众。这可说是思宗统治期间最大的冤案。 历史新知网学家们对袁崇焕之冤死,有过许多的解释,例如袁崇焕"五年平辽"的夸夸其谈、擅杀毛文龙、党争的后遗症、皇太极的反间计,这些恐怕都是致袁崇焕于死地的重要原因。但是,杀袁崇焕的决定,毕竟是由思宗亲自做出,而且立即派刑部侍郎涂国鼎前去执行,更可怕的是实行非常残忍的凌迟之刑。对比3年前的平台召见、君臣面晤、赐尚方宝剑,已是天壤之别。其间变化,固不能没有思宗的心理因素。所谓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,若不是思宗素来多疑,皇太极的反间计也未必能成功。关于皇太极的反间计,阎崇年先生在其《正说清朝十二帝》中曾经细述过,无非是效仿《三国演义》中周瑜利用蒋干盗书的模式,让俘来的宦官杨某偷听得"袁经略有密约"的对谈,再纵杨某逃跑。杨某一回京城向思宗汇报,自然袁崇焕便麻烦了。况且,此事又发生在后金军队逼近京城之时。 袁崇焕在崇祯元年(1628)七月接受皇帝召对时,夸下"五年平辽"的海口。这不但让皇帝欣喜,更让在旁的大臣们惊讶。因为,在当时明朝与后金的对抗中,明军能在辽东抑住后金军队的进攻,已属不易。"五年而辽东外患可平,全辽可复"的豪言壮语,无异梦呓。袁崇焕这么说,据他自己讲,不过是为了"聊慰上意",暂时宽慰宽慰思宗而已。然而,思宗是一个急于求功、遇事刻苛的主子,到时可是要循名责实的。平心而论,袁崇焕在辽东宁远、锦州一线的防卫布置得很好。所以,最终后金军队选择进攻的路线是绕过宁远、锦州一线,从蓟门南下,进逼京师。崇祯二年(1629)十月下旬,后金军队10万到达遵化城下,距京师不过二三百里。十一月初一日,京师戒严。 袁崇焕的反应是立即命山海关总兵赵率教增援,然后自己也于十一月初五日率兵入关。按照当时总督京城防卫的大学士孙承宗的意见,明军应当拒敌于顺义、蓟州、三河一线,而不应退守通州、昌平。但是,袁崇焕先是没有设法阻截后金军队,接着又退守京城。十一月十六日,袁崇焕的大军到达京师广渠门外。这样,袁崇焕此举无异于纵敌深入,而京城内外的官民因此更受骚扰。 一时间,谣言四起,说袁崇焕与后金有密约在先,是故意引后金军队入关的。这也是后来袁崇焕被处死时遗体被民众"抢食"的原因。皇太极及其谋臣范文程策动了除去袁崇焕的反间计,也许正是受当时谣言的启发。思宗对于袁崇焕的容忍与信任,伴随着宦官杨某的入告,肯定也荡然无存了。十一月二十日,满桂在德胜门,袁崇焕在广渠门,同时与后金军队开战。满桂退守德胜门之瓮城,而袁崇焕身先士卒,将皇太极逼退。二十三日,袁崇焕入城晋见皇帝,请求像满桂一样,辽宁兴城祖氏牌坊(思宗为表彰祖大寿、祖大乐的军功而建) 可以让士兵入城休整,却遭到思宗的断然拒绝。思宗真不愧是一个猜忌之主,一方面对袁崇焕有戒备之心,一方面却在召见时脱下貂皮大衣为袁崇焕披上。用温情脉脉的面纱来掩遮自己的猜忌之心,思宗的做法令人想到不久前他除去魏忠贤的心机,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可怜的是,袁崇焕却丝毫没有觉察。二十七日,袁崇焕击退了皇太极的军队,京师外围局势趋于平静。 袁崇焕墓崇祯二年(1629)十二月初一日,思宗在平台召见了袁崇焕、祖大寿、满桂三人,着锦衣卫拿下袁崇焕。祖大寿是袁崇焕部将,遂节制辽兵,率部东返,离开战场。后来还是靠着狱中袁崇焕的亲笔书信,才将祖大寿及守辽军队召还,并收复永平、遵化一带。但是,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想利用袁崇焕来整倒内阁辅臣钱龙锡,李自成像说钱龙锡与袁崇焕两人早就密议与后金议和。议和,这对于刚愎自用的思宗来说,在当时是不可容忍的。因此,此论一出,袁崇焕算是死定了。 崇祯三年(1630)三月十六日,崇祯帝命将袁崇焕凌迟处死,妻妾兄弟流放到福建。《明史?袁崇焕传》说:"崇焕无子,家亦无余资,天下冤之。"袁崇焕一死,辽东的战局更无人可以收拾。因此,当崇祯三年农民起义声势明显壮大后,明王朝从此便陷入内忧外患的双重困境之中。但是,思宗似乎从来就不会从失误中吸取教训。在此之后,他还曾密令孙传庭在崇祯十五年(1642)杀了李自成的同乡贺人龙,等于杀了一名在镇压农民起义中颇为悍勇的将领。贺人龙被杀后,农民起义军酌酒相庆:"贺疯子死,取关中如拾芥矣!"因此,思宗的多疑、擅杀,无异于自毁长城。躁刻:驭下太严一个人的悲剧,常是他的性格的悲剧。 孟子说过,帝者与师处,王者与友处,亡国与役处。就是说,一个亡国的君主总是将他的臣民视为奴役。思宗恰恰正是这么一个人。虽说在明代君主高度专权的政治环境中,皇帝是不可能以"师、友"的态度来对待臣民的,www.lishixinzhi.com但是,思宗对于大臣的态度,其严峻和刻薄已经超出想像。作为一个自律甚严、急于求成的皇帝,他总是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变长期以来政府的陋习。陕嗣宗批评思宗的"五不自知"的奏疏中说:"今皇上于二三大臣间,呼之而前,唯恐不速,长跪逾时,备加谴诃,甚者刚遭指摘,便责以受贿。敬大臣之心何在?臣恐日习于尊倨而不自知!"又说思宗"日趋于纷苛而不自知"。 应当说,陕嗣宗的批评是非常深刻的。一个过分苛求的皇帝之下,是很难出现敢于担当的大臣的。所以,无为而治的明代皇帝如孝宗、穆宗统治的时代,倒是名臣辈出。后代历史新知网学家常感叹崇祯朝"有君而无臣",其实,因为思宗过分地苛责大臣,大臣们动则得咎,哪里敢有什么动作呢?所以,崇祯一朝中,真正能够办事、愿意办事的大臣不多;而且,崇祯一朝中,被杀的大臣也颇多。频繁地更换大臣和滥杀大臣,是崇祯朝的特点之一。崇祯一朝17年,设内阁大学士如弈棋一般,轮换了50人,变换之快,真是让人啧舌。其中任期较长的两人,分别是温体仁和周延儒。两人在《明史》中都列名于奸臣传中。温体仁,字长卿,祖籍乌程,后落籍归安,为人"外曲谨而中猛鸷,机深刺骨",是一个城府极深之人。 崇祯元年(1628),他通过攻击钱谦益在主持会试中有舞弊嫌疑而得到思宗的赏识。次年,有御史任赞化攻击温体仁娶娼受贿,反而被思宗以为党羽钱谦益而罢免。思宗有鉴于万历、天启朝的党争,对于大臣结党最为反感。他对于温体仁的欣赏,是因为温体仁"孤立"、"无党"。崇祯三年(1630)六月,温体仁入阁为大学士。此后,温体仁为大学士8年。周延儒,字玉绳,宜兴人,早温体仁一年入阁。但是,温体仁与周延儒在内阁中并不相让,相互倾轧。崇祯六年(1633)六月,周延儒被温体仁逐出京城,温体仁把持了内阁,于是民间遂有民谣说"内阁翻成妓馆,乌归王巴篾片,总是遭瘟"。这是指当时内阁中的三位大臣:温体仁、王应熊和吴宗达。温,乌程籍,归安人;王,巴县人;吴,因无所作为,人称"篾片"。

一时间,这首民谣在京城街头成为笑谈。堂堂内阁大学士被人如此讥笑,可见其人品之劣。然而,就是这样的温体仁,却一直执政8年,直到崇祯十年才被罢免。之后,周延儒复入阁。但是,崇祯十六年(1643),周延儒被勒令自尽。在周延儒之前,内阁大学士薛国观也被思宗处死。总共17年间,被杀的大学士有两人,被谴戍的大学士也有两人,即钱龙锡、刘鸿训。作为皇帝最亲信的大臣,内阁大学士轻易落到这样的下场,实在令大臣们寒心。孟森说:"自有阁辅以来,戮死者惟一夏言。崇祯间则再见,岂复有敬大臣之意?"在六部尚书中,刑部尚书换了17人;然而,17人中,薛贞被处死,韩继思、郑三俊、刘之凤、李觉斯、徐石麒等先后下狱,狱中瘐死2人,大部分人都不得善终。兵部尚书中,王洽因崇祯二年清兵入关而下狱瘐死,陈新甲因泄漏议和之事而被处死。在地方督抚中,总督中被诛者7人:郑崇俭、袁崇焕、刘策、杨一鹏、熊文灿、范志完、赵光忭(biàn);巡抚被戮者11人:蓟镇王应豸(zhì)、山西耿如杞、宣府李养冲、登莱孙元化、大同张翼明、顺天陈祖苞、保定张其平、山东颜继祖、四川邵捷春、永平马成名、顺天潘永图,另外还有河南巡抚李仙凤被逮自杀。这些大臣,都是应对辽东战事和平息农民起义的将领,他们动辄遭罪被杀,也就很容易说明崇祯朝军事上的大溃败了。 思宗立孝陵"禁约"碑对于一般的言官,思宗也总是非常严峻。崇祯元年十一月,户科给事中韩一良上疏言官场贪污之风甚盛。当然,这样的奏疏只是就事论事,并不明指谁人贪污,谁人受贿。但是,思宗一面表彰韩一良的忠心和敢言,一方面却非要韩一良指名道姓以回奏。韩一良知道一旦指名道姓,就是得罪人的事情,所以只说是"风闻"。思宗大怒:"难道一人不知,遽有此疏?限五日内指名来。"按思宗的意思,既然言官忠心为国,就要敢于破除情面。韩一良只好找一些已经有议论的官员来搪塞。但是,思宗再对韩一良疏中"臣两月内辞却书帕已五百金"纠缠不休,要韩一良说出500两银子是哪些人送的。这时,韩一良再不肯说。于是,韩一良被革职为民。 仅仅数月之间,从表彰到革职,还算敢言的韩一良却得到这样的对待。在晚明社会中,官场中的弊端自然不少。相互间送书帕(书仪)是极正常的事。思宗希望一举之间将这种风气杜绝,却又着意在惩罚官员,这样官员们最终只是互相袒护,不敢再说真话了。崇祯二年关于工部招商中收取回扣一事的处理,也充分体现了思宗急于求治的急躁心理。这一年的闰四月,工部尚书张凤翔上疏指出工部招商收取回扣之弊政。内阁大学士韩■、李标、钱龙锡都说:"此从来陋规,望皇上宽处,后边人敢说。"但是,最终思宗将巡视工部库房的工科给事中王都、陕西道御史高赉明革职严办,等于是让一两个臣工为多年来的积弊传说思宗自缢处承担责任。这也反映思宗随意处理臣工的做事风格,而这样的行为,最终导致了大小臣工们对于朝政中的一切事情,最好是噤口不言。 皇帝督责越严,臣下越不敢担当;皇帝焦劳越勤,臣下就越偷安怠慢。晚明著名的学者刘宗周就在批评思宗的奏疏中这样说:"求治之心操之过急,不免酿为功利;功利之不已,转为刑名;刑名之不已,流为猜忌;猜忌之不已,积为壅蔽。"崇祯朝的政局,正是这样发展下去的,而思宗最终也只落得众叛亲离。崇祯十七年(1644)三月十九日,思宗煤山上吊时,身边仅有司礼监太监王承恩陪伴。 思宗自杀以后,他的子女散归民间,下落不明,从而引起人们的各种猜测。长公主、皇太子与朱三太子思宗的子女不幸生在了末代帝王之家,这就注定了他们悲剧的命运。皇太子先后出现过法国人绘《崇祯皇帝自缢图》两个;朱三太子先后出现过多次。不过,他们的下场无一例外都很悲惨,都最终被处死。相比较而言,思宗的女儿后来的下落倒还比较清楚。这是因为,思宗在决意自缢之前,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受辱,曾先后对自己的两个女儿下毒手。即使侥幸生还,也决无法遁逸。武侠小说常伪托的长平公主,实际上死于顺治三年(1646)。思宗总共有六女,其中四女早逝。崇祯十七年(1644),思宗还有两个女儿,即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。崇祯帝自杀前,入寿宁宫,长平公主牵衣而哭。崇祯帝说:"汝何故生我家?"挥剑砍去,断长平公主左臂,昏死过去。接着,思宗入昭仁宫,砍杀昭仁公主。长平公主昏死后,被人抬到周皇后的父亲周奎家中,五天后竟然苏醒过来。顺治二年(1645),长平公主上书给清世祖,请求准予出家。清世祖不同意,命将长平公主许配给当初思宗为她选定的驸马周显,并赐给土田、府邸、金钱、车马。但长平公主经历家破国亡之痛,郁郁寡欢,次年逝世。 思宗共有7个儿子。其中,周皇后生子三人,即太子慈■、怀隐王慈■(皇二子)、定王慈炯(皇三子);田贵妃生子四人,即永王慈■(皇四子)、悼灵王慈焕(皇五子)、悼怀王(皇六子)、皇七子。崇祯十七年(1644),太子16岁,皇三子定王慈炯14岁,皇四子慈■应当也有十余岁。除了这三个儿子外,其他的儿子都已早逝。与对待女儿的方式不同,思宗在死前命皇太子、皇三子、皇四子分别藏匿于公卿贵戚家中。 太子来不及去成国公府,便隐匿于民间,定王和永王一齐去了周皇后的父亲周奎家。三月十九日,李自成进城,命令搜寻太子与定王、永王。二十日清晨,嘉定侯周奎将定王、永王交出。太子据说亦被李自成的军队搜获。太子与闯王李自成之间还有一段对话。太子挺立不屈,谈吐自如,问李自成说:"何不杀我?"闯王说:"汝无罪,我岂妄杀!"太子说:"既然这样,听我一句话:一,不可惊我祖宗陵寝;二,速葬我父皇母后;三,不可杀我百姓。"四月十三日,李自成东征吴三桂时,定王、永王随军前往。据说,太子当时也在军中。据《明史》记载,李自成曾封太子为宋王。此后,太子、定王、永王的下落都不清楚,或说曾被吴三桂夺去,或说定王曾在城南遇害。崇祯十七年(1644)十一月,北京出现皇太子;顺治二年(1645)南京的南明小朝廷中亦出现皇太子。无疑,两位皇太子中必有一假。 先说北京出现的皇太子。崇祯十七年(1644)十一月的北京城,已经牢固地掌握在清朝的手中。然而,一个貌似太子的男子在一位太监的陪同下出现在嘉定侯周奎府中,自称皇太子。当时在周奎府中的长平公主见后,两人抱头痛哭。单看这一节,想来太子应该是真的,否则以长平公主之心如死灰,何以会与一个陌生男子抱头痛哭?而且,长平公主与太子都是周皇后所生,乃是一母同胞的姐弟,怎么可能认错呢?周奎举家向太子行君臣之礼,并问太子:"你一直藏在哪里?"太子回答说:"城陷之日,我单独藏匿在东厂门外。一日夜出,潜至东华门,投身于一个豆腐店里。店小二心知我是避难的人,给我穿上旧衣服,让我在灶前烧火,又害怕我暴露,五天之后将我送到崇文门外的尼姑庵中,在那里假装贫困无依的孤儿住了半个月。常侍(太监)来尼姑庵,发现了我,又把我带回家,藏在密室里。听说公主还在,所以就来相见了。"说完,与公主哭别而去。 几天之后,太子又来了,公主告诫他说:"慎毋再至矣。"也许公主明白,三月份周奎既然能把皇三子定王和皇四子永王交给李自成,这次也许会再出卖太子给清朝。果然,十一月十九日太子再来,周奎留宿太子。二十二日,他要求太子自称姓刘,是一个假太子。太子说:"悔不从公主之言,今已晚矣。"当晚,周奎令家人将太子逐出门外。太子出门后,被巡逻的清兵以"犯夜"罪逮捕,交给刑部审理,断为假冒太子。 主审的刑部主事钱凤览找来原司礼监太监王德化、原锦衣卫10名侍卫太子的锦衣卫来辨认,都说是真太子。侍卫们还下跪说:"此真太子,愿毋伤。"于是钱凤览上书朝廷,指责某些明朝的官员以真太子为假太子。周奎等人竟然还说:"即以真为假,亦为国家除害。"这位昔日的国丈,似乎已完全将自己的角色转换成一个新的"大清国"的臣民了。最后,摄政王多尔衮出面,宣布将太子押于监狱,后来被处决于狱中。凡争言太子为真的臣工都被处罚,钱凤览处以绞刑。这件事情详细地记载于《甲申传信录》,与《明史》中李自成封太子为宋王的情节有所出入。 而且,清人所编的《明史》中也未提及这一次在北京出现的太子,而只提及南明小朝廷中出现的皇太子事件。《明史》是不是故意回避这一次事件呢?孟森就认为北京出现的太子是真的,而南明小朝廷出现的太子是假的,但百姓痛恨弘光政权朱由崧,所以宁愿相信是真太子。那么,南京出现的皇太子事件是怎么样的呢?顺治二年(1645)三月一日,太监李继周奉弘光皇帝朱由崧之御札,将盛传正流落于苏州、杭州的皇太子接到南京。据说,太子本不愿去南京,行前曾问李继周说:"迎我进京,让皇帝与我做否?"李继周说:"此事奴婢不知。"皇太子入南京后,被安排在兴善寺暂住。弘光帝派两名太监去见太子,辩认真伪。两人一见太子,就抱头恸哭,脱下衣服给太子穿。 弘光帝得知之后,大怒,说:"真假未辩,何得便尔。"接着便处死了两名太监,并杀了李继周灭口。原总督京营太监卢九德也来探视,正视良久,不敢表态。太子呵斥道:"卢九德,汝何不叩首?"卢九德下意识地跪下便叩首,说:"奴婢无礼。"太子说:"你才隔多长时候,肥胖至此,可见在南京受用!"卢九德只敢叩头:"小爷保重。"卢九德向弘光帝的报告是:"有些相像,却认不真。"皇太子在南京的消息传出去之后,引发了弘光朝的政治危机。处于长江中游的左良玉,就以护太子的名义进逼南京;在江北的黄得功、刘良佐等总兵也上疏要求善视太子。但是,弘光帝深知,如果太子是真,自己捡来的皇位可能就不保了。因此,在他的布置下,辩认工作慢慢地便朝"假太子"的方向转移。尤其是曾经充任太子讲官的王铎,更是一口咬定太子是假。 最后,审讯的结果是:假太子真名叫王之明。接下来的审讯过程颇有意思。三月初八,一审问官指太子为王之明,太子说:"我南来,从不曾说自己是太子,你等不认罢了,何必更名改姓?李继周持皇伯谕帖来召我,非我自来者。"三月十五日,都察院左都御史李沾提审。李沾大喊王之明,太子不应。李沾怒道:"为何不应?"太子说:"何不喊’明之王’?"李沾大怒,吩咐用刑,太子高呼皇天上帝。当时,南京士民都说弘光朝廷欲绝先帝血脉。因此,到最后弘光政权虽然不承认太子的真实性,却也不敢加害太子。五月十日,清军大举南下,弘光帝逃到了太平府。南京市民冲入监狱,殴打王铎,放出太子,并拥太子登上皇位。只可惜5天之后,清军即进入南京城。 当时,清军的统帅多铎问:"太子何在?"投降的弘光朝大臣们说:"太子是假的,真名叫王之明。"多铎笑道:"逃难之人,自然改姓易名,若说姓朱,早就被你们杀了。"一名降臣说:"太子原也不承认自己叫王之明,是马士英安排下的。"多铎笑道:"奸臣!奸臣!"五月二十五日,多铎设宴招待刚擒获的弘光帝,并将他的位置安排在皇太子之下。皇太子对弘光帝说:"皇伯手札召我来,反不认,又改姓名,极刑加我,岂奸臣所为,皇伯或不知?"弘光帝支支吾吾,不敢出声。几个月以后,多铎将太子和弘光帝都带往北京,随后都被清廷处死。皇太子案刚结束,清初又接连出现了朱三太子案。 顺治八年(1651),有冒称崇祯第三子名朱慈焕者;康熙十二年(1673),有名杨起隆者冒称朱三太子;康熙四十六年(1707),又有化名王士元者,自称为朱三太子朱慈焕,后被凌迟处死;康熙六十年(1721),朱一贵之子自称朱三太子,聚众造反。因此,朱三太子案先后出现四次。但是,朱三太子到底是思陵不是指思宗的第三子?思宗的第三子名朱慈炯,即定王。按照皇位继承的顺序来说,皇太子既已被杀,则年龄最大的皇三子朱慈炯是最合法的明朝皇位继承人,这也就是"朱三太子"名字吸引人之处。 还有一点,朱三太子案中两次指朱三太子为"朱慈焕",而不是真正的皇三子"朱慈炯"。原因何在?朱慈焕是思宗的第五子,生5岁即病死。据《明史》记载,朱慈焕死前曾对思宗说:"九莲菩萨说:’皇上待外戚太薄,将让他的儿子都死掉。’"九莲菩萨即神宗的生母李太后。思宗觉得此事奇怪,便封朱慈焕为"玄机慈应真君"。所以,朱三太子案中频频以朱慈焕为号召,大概是因为此类活动多依托于民间宗教,所以朱慈焕"玄机慈应真君"的身份具有更大的蛊惑力,应当与真正的皇子没有什么关系。

干细胞治疗脑中风效果好

北京治疗无精症价格

北京卵巢癌医院排名